巴黎文化一直是我最嚮往的,誠品書架上這張紅色沙發吸引了我,當我看到封皮上的"最巴黎的小說"似乎就開始著這本書對我的影響。這是二十年來我讀過令我最覺得有趣、最令人感動的一本書,相信也會是影響我最深的一本,這個故事的每個角色都如此吸引人,當我看完時發現自己面對著鏡子,看著鏡中眼睛紅紅的自己微笑。


我很少看現代小說,通常只對偵探推理或是有點年代的小說感興趣,例如:珍奧斯汀、蒙哥馬利的作品,當然也不是刻意不看現代小說,純粹是我幾次在書店翻閱的經驗下來,沒有我看到令我有衝動想閱讀的,前面這句的重點是衝動。暑假八月我決定選一本逼自己看完它,證明自己的喜好沒有和世界脫節,最後我選了這本,就憑我對巴黎文化的熱愛,讓我非常好奇什麼是最巴黎的小說,哪一種書在巴黎銷售百萬冊,我把我對一直沒機會看"日安,憂鬱"的期待轉到「刺蝟的優雅」。

其實這本書說服我頑固個性引發我衝動的購買動機還有另外的理由,就是含書附贈的筆記本。事實證明,貪小便宜有時候也是會遇到好事的。

捷運上我迫不及待拆包裝,拆的聲音大到四周的人都猛往我的方向看,我還是堅持馬上拆完,打開書開始看,立刻我就被書中的角色吸引,被書中的思想給綁住,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有哲學的小說,後來才知道作者就是哲學教授,哲學並不是苦躁乏味的,而是往往會觸動內心。

我大概花了三、四個禮拜陸陸續續看完,每次閱讀都很享受其中,花了那麼多時間並不是這本書無聊,而是書中的故事需要太多的消化時間,劇情是多麼不可思議,令我好奇的是一位法國哲學教授怎麼可以有這麼多學問,閱讀著故事似乎也和角色有了交流,我很喜歡書中的兩位女主角,他們帶給我的意義很重大,也讓我重新思考自己如果在書中會是什麼樣的一個角色,不過以現在的我,大概膚淺到完全不會注意荷妮吧!我已經迷失很久了。

Today , 家裡的人都去上班、上學,外面下著雨是個吹電風扇都會冷的九月二日。我把我最喜歡的蔓越苺汁放到浴缸旁邊,傲慢與偏見的音樂打開,就帶著「刺蝟的優雅」進入浴缸,這種天去最適合泡澡了,至此,我沒想過我會看到書的最後一頁。不過卻發生了,我看到後半段的某一頁,小津先生對著荷妮說:「你不是令姐。」我簡直發瘋了,突然在浴室又喊又叫,多麼珍貴令人感動的一句話,這句對於整本書的意義居然如此之大,我欣喜若狂的看下去,當看到結局時,我壓抑著情緒很努力的看著紙上的文字,心痛的感覺越來越明顯,眼睛緊繃到無法再負荷,很努力的確認我看到的劇情後,我開始大哭,一直到最後我才搞懂,我不是羨慕荷妮不是羨慕芭洛瑪,而是我真的喜歡她們兩個。

最後的結局也讓我再次了解到追尋自己生命和死亡的價值是多麼重要,矛盾才是最美的,荷妮代表著芭洛瑪的重生,在變化多端的生命中能夠找到些說服自己的價值,看看世界的美麗,體會身邊事物的珍貴,並且用心等待生命中的小津先生,也許沒有,不過我真心希望現實生活中會有像小津先生、曼奴菈、荷妮、芭洛瑪那樣的人存在。相信我從泥沼中慢慢爬起來,這本書在最後殘忍的對待角色,不過也給了更多的人重生的機會;芭洛瑪、乞丐杰忍還有讀者們,真是位非常善良仁慈的作者,謝謝她寫出這麼詼諧、深度、啟發人心的小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e Ya 的頭像
Sophie Ya

Sophie視野的極限

Sophie 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